200%

一个喜欢吃刀片的魔人
沉迷d5
本命玛尔塔_(:_」∠)_

每次看到宫廷剧里的后宫女子,都会觉得她们不如寻常人家的女子。

这段台词真的戳我。

这段对手戏我反复看了好几遍
台词太戳我了
这两位的演技我真的服🤙🤙🤙

【D5沙雕同人】非洲奇遇记

佣空的中篇难产半个月了 lay了 写篇沙雕文开心一下吧……
话说有人知道tjjtds这个梗吗,当时我笑的头都要掉了

ooc预警 极其沙雕预警
此文谨献给非酋的我和我的非酋小伙伴
微量佣空/社园

我已经不太清楚我们走了多久,目光所及之处,一片荒芜。我们一大清早就出发了,到现在也没有抵达目的地。我抬眼看看天空,试图推测现在的时间,竟看到一片光晕。
这太阳可真够毒辣的。
“喂,克利切·皮尔森,你那个指南针到底管不管用?你不会是带着我和Lucky在原地打转吧?”同行的奈布·萨贝达说出了我的心声。
“开什么玩笑!这个指南针可是老子当年从大户人家身上顺来的,跟着我走准没有错。”克利切头都不回,昂首挺胸走在最前边,“我刚刚看过地图了,前面有一条河,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息片刻。快走吧,伙计们!”
“谢天谢地”我小声说。
在庄园的游戏结束以后,我、奈布以及克利切三人拿着赢得的奖金一同来到非洲探险。之前在庄园我们曾经听冒险家先生讲过非洲这片神奇的大陆,于是就抱着极大的好奇心来了。

克利切说的果然没错,我已经听见了水流的潺潺声。奈布的精神也为之一振,步伐也加快了许多。“快来,Lucky。”他吆喝道,“你快看,就在不远处了!”
“我来了———”我一鼓作气,猛地向前冲去。
“不,快停一下!前面......”
太晚了,克利切的话音未落,我却早已冲到了最前边。透过稀疏的草木,眼前的景象使我愣在原地,双脚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一步也挪不开。
河水里,一个非洲姑娘在!洗!澡!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在水中慌乱不知所措。她和我对视着,黑黝黝的脸庞逐渐变得黑红黑红的。(......)
“啊!——”她爆发出一声惊天大尖叫。
“呃...那个......”我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想解释清楚,“不好意思啊小姐,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呃......洗澡。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先走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还不快跑!磨磨唧唧废话什么?”奈布咬牙切齿,一把扯过我疯狂跑路。
我这才发现,我们被一群凶狠野蛮的非洲原住民包围了。
他们毫不费力,轻而易举把我们三人押回他们的部落。
一路上,克利切都在骂骂咧咧。
“Lucky你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都不知道停一下。”
“还有你,奈布!你为什么不拉住他?”
我委屈极了,“怎么能怪我呢?我又不知道有人在那儿洗澡啊。更何况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好了!都别吵了!”奈布没好气的打断我们,“与其现在吵架,不如先想想一会儿怎么脱身。”

脱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们三人被五花大绑成了三只粽子,送到部落酋长面前。
“原来就是你们偷看我女儿洗澡。”他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们一眼,“我的女儿如此尊贵,你们真是胆大包天。”
“酋长,我们不是故意要......”奈布还算冷静,想解释这场误会,却被毫不留情的打断,“我不管你们是否是有心的,但是既然看到了,你们就要付出代价。”酋长面无表情转向奈布,问他,“说吧,你想死还是想被弹JJ?”
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酋长不是变态吧。
“怎么了?难道我忘记发音了吗...没错啊,就是这么说的,嗯,弹JJ。”酋长思索了片刻,“快说啊年轻人?想死还是想被弹JJ?”
“我想被弹JJ!”奈布回答的很果断,没有一丝一毫害怕的样子,他还回过头安慰我们,“没事的,我先去试试水。你们别担心。”随后他压低声音,嘴角绽开一抹温柔的微笑。“玛尔塔还在等我回去呢,弹就弹吧!”
于是他被拖下去了。
我的同伴奈布·萨贝达,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正午,被部落族人弹JJ50下,惨叫声让我和克利切都感到一丝蛋疼。
“好了,那么......第二个年轻人。”酋长看向克利切,“你呢,你想死还是想被弹JJ?”
“弹JJ。”克利切握紧双拳,“好死不如赖活。再说了,不就那么多下吗,还能跟老子弹坏咋地。我要活着回去找我的艾玛小姐!”
于是,他也被拖下去了。
我的同伴克利切·皮尔森,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正午,被部落族人弹JJ100下,惨叫声不绝于耳,及其恐怖刺耳。
更糟糕的是,他的JJ好像已经废了......
“嗯......该你选择了,第三个年轻人。”酋长的微笑在我看来,已经有了七八分变态的意味。明明此时阳光明媚,但我却觉得仿佛身处寒冬腊月。
我真的很犹豫,奈布和克利切都很痛苦的样子,特别是克利切,东西都坏掉了。而且我又不像他们那样,有牵挂的人。要不选择死吧,赌一把,也许会出现奇迹!
更重要的是,没有那么痛苦啊。
“我选死!”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壮烈的对酋长说。
酋长看着我良久,满意的点点头,“真是一个勇气可嘉的年轻人啊。”哇,被夸奖了。他会放我一条生路吗?他该不会一激动把女儿许配给我吧。
“拉下去。”嗯?这打开方式不对啊,他不是很欣赏我吗?
“弹JJ弹到死。”
我居然被套路了!
我也被拖了下去。

我是一个幸运儿,大家都叫我Lucky。但是很明显,在非洲酋长面前,我并不幸运。这是为什么呢?
在失去知觉的的最后一刻,我真的很后悔来到非洲。


通常七宗罪是指:暴食、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骄傲。剩下的两大罪呢?也许是爱与被爱。如果爱与被爱是原罪,你我都是罪人。

【佣空写手交流群活动】十年

起名羸弱...这不能怪我
白嫖佣空三十年,今天终于发文了欧耶∠( ᐛ 」∠)_


关键词:十年前的怪谈 看不清脸的男人 雨天


暴雨,特大暴雨。
暴雨蔓延了整个伦敦。
不知是不是因为恶劣天气的缘故,电路出现了故障。玛尔塔百无聊赖,借着烛光数着窗玻璃上的雨珠。耳边传来不远处威斯敏斯特的钟声,不疾不徐,十二下。
都这么晚了,应该没有客人了吧。
战争已经结束了很多年,玛尔塔开了一家小小的民宿。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听起他们讲各类奇闻逸事;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听听唱片、看看小说。只是有些时候,她总会觉得这种生活少了什么,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好。
透过雨水氤氲的雾气,依稀可见一个男人从对街朝这边走来。他头戴兜帽,没有打伞。
他是要来避雨吗。
下一秒,门上清脆的铃铛声证实了玛尔塔的猜想。
“不好意思打扰到您,小姐。”男人站在门边,烛光昏暗,他的面孔漫漶在黑暗里,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我等雨停了便走。”
“好的,请自便,先生。”玛尔塔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拿了毛巾,回到柜台里。
男人用毛巾随意的擦了擦头发,确认过身上不再滴水后,小心地坐下来。
“先生为何要在这种天气出门呢?”玛尔塔忍不住开口问。
“......因为要找人,小姐。”他顿了顿,“叫我奈布就好。”
“好的,奈布。”
“嗯。”他简洁的回应。
玛尔塔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你要找的人,对你很重要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我在这里做生意也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他终于抬起头,似是定定地看向她。“啊...是我失礼了。当我没问吧,奈布。”她后知后觉,讪讪笑了。
“没有关系。”他突然开口,嗓音低沉,“谢谢你在雨夜招待我。我给你讲一个十年前的故事,其实更多人愿意称作怪谈。”
“愿闻其详。”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雇佣兵。战火蔓延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我当时就职于相对安全的后方,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军队里有女人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但是她不一样,她不是护士,也不是机械工,而是一名真正的军人。这就让人刮目相看了。一次偶然的契机,我和她交谈了几句,得知她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名地勤。但她似乎不太满意这份职位,她想成为飞行员。她那时候和我抱怨了很多,说每日一成不变地勤工作有多么无聊。”他似乎是回想到当年的场景,无奈的摇摇头。
“后来,我经常可以碰到她。她成为了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虽然我们每天在一起时间并不长,但是我能感受到她是理解我的。
我虽然是一个士兵,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厌恶战争。但是如果不是战争,我遇不到她,也许这辈子都不会遇到。在那种艰苦的条件下,我看着她的眼睛,身心都能平静下来。我不知道小姐能不能理解这种感受——周围的一切都纷乱不堪,战火随时可能进一步蔓延,危机四伏,我几乎丧失了自己的一切,可偏偏就在这里,在她面前,我却突然感觉到了圆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说出去简直就是笑话。”
玛尔塔点点头,窗外的雨势似乎有减小的趋势,“我没有过这种感受,但我可以理解。后来呢?”
“后来,后来敌军攻势越来越猛,她同她的战友都要赴前线,飞行员伤亡数量很多,所以她可以如愿以偿驾驶战机了。她出发前的最后一晚上,和我一起抽了烟,期间她只和我说了一句话,'等我回来.'
但是我没有等到她回来,人们都说她已经死了。可是我不相信。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我问过她的战友,她当时的战机失事坠毁,没有找到她的遗体。我就找到了她的战机坠落的地方,问了很多当地人,没有人看到过她。在她的故乡,有人告诉我,她的家本该空无一人的,但在每个月末的夜里,会亮起诡异的灯光,第二天又没看到和往常有什么不同。他们都说那是她魂归故土了。
我没办法相信他们的话。我相信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只是我没有发现。人们之所以把这些叫做怪谈,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她死了,但我更喜欢把这称为故事,一个还没有完结的故事。”


“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玛尔塔的声音已经染上一丝丝颤抖。
他突然站起身,“雨下小了,我该走了。谢谢款待。”说着就拉开门。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他握住门的手顿住了。
“玛尔塔,小姐。”他带好自己的兜帽,渐渐融入黑暗中,“她叫玛尔塔·贝坦菲尔。”

听清名字的那一瞬间,她很想努力睁开眼睛,但身体很沉很沉,没有一丝一毫力气,像是做了一个万里长梦,只能任凭泪水肆意淌出眼眶,任凭自己被难以言表的悲伤湮没。丢失的记忆如同潮水纷纷涌现,她终于知道生活里少了哪一块部分。
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
暴雨不知何时停了,民宿一片寂静。毛巾、水杯都整齐的放在壁橱里。地面干净整洁,没有水渍。不久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她也分不清。
只是柜台上,多了一张小小的纸条。也许是被水打湿过,内容有些模糊。
纸上的字迹,龙飞凤舞,十分潦草,像是主人迫不及待。
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玛尔塔,我来找你了。”

玛尔塔的推演分析及新皮肤分析

不管怎样 我都爱玛尔塔_(´ཀ`」 ∠)_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佛系养生】茶可夫斯基:

玛尔塔推演内容


【1】生来如此:那是个女儿,真可惜


结论:玛尔塔,你不能选择自己的性别。这不是你的错,但每个人都可以改变。


【2】家里的天使:你会是个完美的妻子,就像考文垂·帕特莫尔的那首诗一样。


结论:日记1——母亲对我说,你应当柔顺,极具同情心并完全无私,成为“家里的天使”。但我不想这样。


【3】家庭的将军:出色的女主人能安排家中的一切杂务。


结论:日记2——倘若我能阻止、委派、教导仆人并明智地安排一切财务支出,那为何我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军官?父亲说过,玛尔塔,你的骑术不比任何一个骑兵上尉差劲。


【4】成功:我成功,因为我志在要成功,未尝踌躇。


结论:一张照片——玛尔塔穿着不合身的骑兵上尉制服


【5】游戏:该停止你的游戏了,玛尔塔


结论:她为什么就不能停止那些该死的活动?穿着男人的衣服,做那些不得体的事情!


【6】亨利:他是不同的。


结论:一张照片——玛尔塔依偎在一位年轻飞行员的身边,他们看起来很幸福。


【7】得体:每个人都得找准自己的位置。


结论:日记3——母亲说亨利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她说的没错,但身份或财产并不是他最大的优势。


【8】无聊的差事:玛尔塔,认清现实


结论:日记4——我不喜欢穿着制服等待,对着那些人微笑。也许我该在工作时溜出去。


【9】天作之合:而我找到了最完美的那个


结论:一张照片——亨利拿着一张滑翔机图纸向玛尔塔解释着什么。


【10】放任自流:噢,女人,总是那样。


结论:一份没意思的工作,一个心不在焉的员工。


【11】意外:你应该知道在起雾的机场需要什么吧?别忘记信号枪!


结论:一张照片——坠毁的滑翔机。


 


新皮肤具体描述


【琼楼遗恨】——她性格坚毅,艳光四射,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服务生】——她可不擅长服务生这种细致的工作,但为了保护目标的使命,她义无反顾


 


随身物品


【纸飞机】——哪怕能像纸飞机一样在空中短暂飘行,也好过在地表上终日仰望。


 


 


个人猜测:


【1】玛尔塔的经历推测


1. 一个大背景:维多利亚时代——“婚姻和家庭是女性一生的事业。”维多利亚时代中产阶级妇女们得到越来越多的闲暇,而且她们也没有必要再去工作,妻子闲居家中是丈夫事业成功的象征。没有丈夫或父亲的许可她们不能外出,因为这有损一家之主的形象。表面看起来她们被供养起来,衣食无忧,实际上毫无经济自主权以及人身自主权的家庭女性们,相当于笼子里的金丝雀。而且,当时中产阶层及以上的女性接受的教育是传统的“女子教育”(相当于中国传统的女德女训),目的是将女人培养成理想的妻子和母亲。


2. 从官方资料、推演【1】【2】以及皮肤【琼楼遗恨】可知,玛尔塔出身于军人之家,而且家中应该足够富裕,算得上中产阶级(从小就能接触马术,可猜测父亲官职应是英国陆军的高阶军官)。从母亲对玛尔塔的训诫和期望可以看出,她是传统女子教育下的典型女性,也希望自己的女儿成为“家中的天使”。父亲则是很惋惜女儿的出生不能让自己的事业有人继承。但我个人认为推演【1】是父亲对玛尔塔说的话——你不能选择自己的性别,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这就可以为后面玛尔塔的骑射技术的培养埋下伏笔——父亲对她有不可磨灭的影响(也能看得出其实家里对她是很宠着的)。


3. 从推演【3】【4】可看出玛尔塔的个性——坚定执着、叛逆(褒义!)、具有女权意识、有主见、自信、聪明能干、渴望自由、也有大小姐的任性。另外还想提一下个人观点——成长于传统的英国中产家庭,接受来自父母双方不同的教育熏陶的玛尔塔,其实已经具有了最原始的人权平等(“人人生而平等”)的意识。在这里并不是要褒扬父亲贬低母亲,虽然父亲对女儿的能力是抱持肯定态度,但那也是有局限性的(尤其作为一名军官)。玛尔塔的父母并没有像他们的女儿那样具有超越时代的先进思想。


4. 推演【4】【5】可以推测玛尔塔瞒着家里去参加英国陆军选拔了,并且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父亲所说的皇家骑兵上尉。(这里要补充一下,英国皇家骑兵是从英国陆军中选拔的,这点我在自己的文章《流波上的白鸟》有详细描写。)然而,这里出现了一个疑点:为什么那套上尉制服不合身?根据基友的猜测,应该是这样——皇家骑兵队中,并没有适合女性身材的制服。由此观之,玛尔塔的行为在当时是非常“出格”,也是前无古人的举止。其实,英国作为传统的西欧国家,社会上的观念和作风直到今天也是出了名的保守(足球流氓不算),尤其在对女性的看法上,跟它相爱相杀的老基友法国一比较简直相形见绌。举个简单例子:二战中,英国是唯一一个不允许女人上前线作战的国家,英国的女性想要捍卫自己的国土只能去做后勤,比如护士、补给这样的工作。女人不允许抛头露面。


所以,推演【5】中“不得体的事情”、“穿着男人的衣服”实际上指的是玛尔塔以军人的身份与陆军士兵们相处(个人看法)。而且从说话的态度和感觉来看,更像是以母亲为代表的家庭女性的观点。



推演6、7、8、9一起分析,按照我的猜测,是完整的一条线(以下会有些剧情化,ooc):


在一片质疑、讥讽、甚至是鄙夷的议论和目光中,玛尔塔表面虽然依旧风平浪静,但实际上从小没有受到过挫折的她内心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这个时候,她遇到了那个人——年轻的飞行员亨利。“他是不同的”——他不是那些冥顽不灵的老古板,也不是搬弄是非目光短浅的妇女——“新”,亨利的观念和渴望得到平等待遇的玛尔塔思想是一致的,所以他才是不同的那个人。他肯定、鼓励并支持玛尔塔,所以精神契合的两人才会相爱。(中产阶级的大小姐怎么可能没在那些交际圈上跟男人们打过交道呢。只有思想上能契合的人才能走进她的内心。)


然而,越是富裕人家,越是讲究门当户对,即“得体”。很明显这位年轻的飞行员身份与财产并不能让玛尔塔的家里满意。只是,按照这位遗传了父亲倔强个性(个人猜测)的小姐又怎么会听从家里的安排乖乖与恋人分离呢。所以——“玛尔塔,认清现实。”要让年轻人听话,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将她逼至绝境。


“玛尔塔,你是个女人,就应该像其他大家闺秀那样呆在家里,为了成为优秀的妻子和母亲而努力。你可以骑马,也可以射击,但那些对你来说,只能是消遣的游戏。任性也要有个度,离开了家庭你什么都不是!”


这也许是父亲对她下的最后通牒。很明显,玛尔塔并没有听进去。


推演【8】“我不喜欢穿着制服等待,对着那些人微笑。也许我该在工作时溜出去。”


新皮肤【服务生】——她可不擅长服务生这种细致的工作,但为了保护目标的使命,她义无反顾。


这里又是我的一口毒奶了。


玛尔塔去做了服务生。


为什么?!她不是骑兵上尉吗,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身为英国陆军高阶军官的父亲,在盛怒之下动用自己的关系网,解除一名小小骑兵上尉的军职是轻而易举的事。


与家庭决裂,被逐出陆军军营,没有了经济来源的玛尔塔,自然只能去做那地位卑微的服务生(猜测以她的性格在接受女子教育时一定没有乖乖听课,自然刺绣这样的活计也很难说优秀)。


但是为了保护目标的使命,她义无反顾。


这是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目标是什么?使命又是什么?为什么要由她来保护?


让我们联系上下文——玛尔塔的恋人亨利是个年轻的飞行员,在财产和身份上都无法与玛尔塔的家庭相比。而推演【9】“亨利拿着一张滑翔机图纸向玛尔塔解释着什么”,我们不妨试着大胆假设,亨利的目标,或者说他心中的使命,并不仅仅是一名飞行员——他想要制作一架滑翔机。


据资料显示,滑翔机的发明者是英国业余飞行学家乔治·雷克。经过不懈的试验与研究,1853年的时候他终于让自己设计的滑翔机自由飞翔了500米。然而直到几十年后,才有一位德国滑翔飞行家真正制作出世界上第一架滑翔机。


亨利想要制作滑翔机,而对于玛尔塔来说,恋人的梦想没有理由不支持。况且——她自己的内心也渴望着飞翔。前面分析过,玛尔塔成长在一个传统保守的家庭,却有着反叛的精神,越是代表着“新”的事物,越是对她有无上的吸引。


因此,玛尔塔成为服务生,不仅是为了解决经济问题,也是在为恋人的滑翔机梦攒钱,即使她要放下大小姐的身份,穿着侍应的制服朝陌生的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微笑,也义无反顾。


说到这里,我提一下英国空军的雏形时期——起源于1911年,当时成立了皇家工兵航空营,该营有个气球连和飞机连。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空军海军联队和空军联队分离,但1918年它们合并为英国皇家空军。英国皇家空军在1918年4月1日成立。


由于官方的时间线实在成迷,我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推测分析。


1911年新成立的皇家工兵航空营是英国政府的一项新实验措施,而且由于成立时间短,没有多少人了解。


个人猜测正是因为亨利也明白玛尔塔的心愿,也不忍心再委屈她去做那样的工作,便游说她与自己一同应征进入了飞机营,一个驾驶飞机,一个负责地面指引——【天作之合】


这里要说明,飞行员不等同于军人,飞行员也有业余爱好者的。


但是,就算是再亲密无间的恋人,也会有矛盾。


推演【10】放任自流——即放任不管以至于事情变得更糟。


空军地勤并不是玛尔塔内心真正的想法。她知道她要什么——【纸飞机】的描述就可以看出。但是很明显沉浸在自己事情中的亨利忽略了恋人内心的想法。所以结论——一份没意思的工作,一个心不在焉的员工,描述的应该就是成为空军地勤后的玛尔塔的真实写照。


心不在焉的下场就是意外。


推演【10】——在起雾的机场起飞,信号枪的指引变得尤为关键。


按道理来说,飞机是绝不能在大雾的天气下起飞的。


可是亨利别无选择。


因为在皇家航空营的机场进行私人的滑翔机试飞本身就是件违反规定的事,他们只能趁着这种糟糕天气进行试飞。


与恋人产生隔阂,又逐渐对枯燥无味的指引工作感到乏味,从而心不在焉的玛尔塔,终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意外——


亨利坠机了。


后来的事,我应该就毋庸赘言了。


 


来到庄园的玛尔塔,说自己只想要一架飞机。


这是她的梦,也是她想要自我救赎的方式。


由于自己的疏忽,而导致心爱之人以惨烈的方式死在眼前,这是她一生无法磨灭的记忆,也是夜深人静之时不断轮回的梦魇。


玛尔塔·贝坦菲尔,一个敢于与保守传统的社会反抗的女性,却为了自己的梦想背负了至为深重的枷锁,无法逃离,她的灵魂被自己烙上了永世的罪。


 


 


以上全部都是个人推测,并非一成不变的铁则。欢迎讨论。


 


最后总结——官方喜提我狗命。


 


私心打了CP Tag,致歉。


……其实,谁说小伙子们没机会的。


玛尔塔什么靓仔没见过,她要的是精神契合呀宝贝们。

抽到稻草人皮肤很久了,今天才发现有个这么娘炮的动作噗哈哈哈哈哈,丑爷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