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一个喜欢吃刀片的魔人
沉迷d5
本命玛尔塔_(:_」∠)_

误入迷局·序

或许,你听说过那场游戏吗?


那场关乎生与死的游戏。


那场追与逃的游戏。


听说,监管者也曾是求生者,那些迷失的求生者也曾活过啊。


离开,或者留下来。永远的留下来。


我的朋友,你会如何选择?



【前机】Wait A Minute (3)

抓住中秋的小尾巴~



      

威廉没想到他会在自己家所在的街区遇到特蕾西。

夜幕低垂,路灯将不宽的路面镀上了一层蜜色,零零星星驶过的车辆卷起了几片落叶。

他原本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便利店门口喝可乐,试图用碳酸对味蕾的刺激压下心中的烦闷。

“妈的,等我成年了一定要喝酒。”他猛地灌了一口,一仰头间瞥到夜幕下,一个小身影从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一头金色的短发十分显眼。

“特蕾......列兹尼克同学?原来真的是你!”他“嗖”得站起来。嗯,胸口不像刚才那样堵得发慌了。

对方好像万万没想到会遇到他,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十根手指绞在一起,说活的声音柔柔的、小小的,“艾利斯同学也住这附近啊,好巧。”

还真是一个腼腆害羞的女生啊。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吧?还有下午裘克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心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威廉一时激动,语速飞快的说道。他低头瞅了瞅女孩仅仅到他肩高的、有着细软金色鬈发的小脑袋,“下午我其实还有话没说完。我的意思是,这段时间我可以每天送你上学送你回家,直到你的身体完全恢复!”

“不,不用麻烦你了。”特蕾西慢慢眨巴着眼睛,似乎反应了很久,“真的不用麻烦了,我也没有伤得很重啦,休息休息就好了,上学放学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

“那怎么行!”威廉有些急了,自己造的孽再怎么地也要弥补回来不是?“就这么说定了吧,哪一栋是你家?我明天一早等你。”

“真...真的不用了。”特蕾西无力推脱着,满面通红,“我一会儿回家还有事要忙,先走啦。”说罢,便脚步匆匆的走了。

被拒绝后善罢甘休可不是威廉的作风。他站在路灯下若有所思的望着特蕾西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

第二天一早,他就早早来到昨晚遇见特蕾西的街口等着,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就看见了她。

春日的暖阳透过头顶的梧桐叶洒下来,在脚下形成一个个光斑。

她穿着简单的衬衫格子裙,穿过树影光斑慢慢走来,背着一个和身高极其不搭的大书包,脑后原本蓬松的金发也许是因为睡觉的缘故塌了一点点下去。素面朝天,似乎还带着些朦胧的睡意,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这慵懒的模样,让威廉想到了隔壁邻居太太家养的布偶猫。

心脏不可抑制的狂跳了两下。

“早啊。”如梦初醒似的,他朝她跑去,露出笑脸。“我们一起去学校吧,列兹尼克同学。”

然后他看见特蕾西原本睡意惺忪的双眼猛的睁圆了。

嘴巴也没来得及合上。

“老天,这又是怎么了。”他暗自嘟囔着,女孩子的心思真的猜不透啊。尽管如此,他还是热情洋溢的和她搭着话,“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威廉可是说到做到的男子汉呢,我昨天承诺过要送你的。你的书包怎么这么大啊,一定很沉吧?我来帮你背着。来吧。”

女孩沉默着把书包交给了他,温顺的走在他身旁。他也绅士的走在道路外侧。

他不禁偷偷打量起她来。

个子足足比自己小了一个头,皮肤有些苍白,不过仔细看,还是挺可爱的嘛。

据说她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好学生,学习成绩好不说,每年的竞赛项目也能拿奖。

但是她走路真的很慢。他不得不放慢步伐才能和她步调一致。她轻咬着下唇,这个小动作让她的唇色愈加鲜艳欲滴。她的手掌也很小,此时它们正轻轻扯着主人的衣摆,像一个想得到糖果却不敢开口说的小孩。

她突然抬起头,他已来不及收回目光。

四目相对,特蕾西朝她露出一个羞涩而又货真价实的微笑。

那一瞬间,呼吸都要停止,空气仿佛不再流动。

“抱...抱歉,列兹尼克同学......”威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目光太过直接,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他收回视线,忙不迭的道歉。

“没有关系。我还想谢谢你今天送我呢。”特蕾西柔和纤细的嗓音如同一眼细泉流出,“真的感谢你帮我背书包。以后,叫我特蕾西就好。”

“诶?嗨,没关系,你受伤没有恢复,这是我应该做的。”威廉眨眨眼,反应过来,望着面前娇小的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伸出右手。“特蕾西,我这个人比较粗心,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女孩笑了,也伸出手——与其说是握住他的手,不如说是将手放进了他的掌心里。他望着手掌里的女孩的纤细素白、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手,有一瞬间发蒙。

“我身体算得上是羸弱了。也请威廉同学多多关照。”

每次看到宫廷剧里的后宫女子,都会觉得她们不如寻常人家的女子。

这段台词真的戳我。

这段对手戏我反复看了好几遍
台词太戳我了
这两位的演技我真的服🤙🤙🤙

【D5沙雕同人】非洲奇遇记

佣空的中篇难产半个月了 lay了 写篇沙雕文开心一下吧……
话说有人知道tjjtds这个梗吗,当时我笑的头都要掉了

ooc预警 极其沙雕预警
此文谨献给非酋的我和我的非酋小伙伴
微量佣空/社园

我已经不太清楚我们走了多久,目光所及之处,一片荒芜。我们一大清早就出发了,到现在也没有抵达目的地。我抬眼看看天空,试图推测现在的时间,竟看到一片光晕。
这太阳可真够毒辣的。
“喂,克利切·皮尔森,你那个指南针到底管不管用?你不会是带着我和Lucky在原地打转吧?”同行的奈布·萨贝达说出了我的心声。
“开什么玩笑!这个指南针可是老子当年从大户人家身上顺来的,跟着我走准没有错。”克利切头都不回,昂首挺胸走在最前边,“我刚刚看过地图了,前面有一条河,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息片刻。快走吧,伙计们!”
“谢天谢地”我小声说。
在庄园的游戏结束以后,我、奈布以及克利切三人拿着赢得的奖金一同来到非洲探险。之前在庄园我们曾经听冒险家先生讲过非洲这片神奇的大陆,于是就抱着极大的好奇心来了。

克利切说的果然没错,我已经听见了水流的潺潺声。奈布的精神也为之一振,步伐也加快了许多。“快来,Lucky。”他吆喝道,“你快看,就在不远处了!”
“我来了———”我一鼓作气,猛地向前冲去。
“不,快停一下!前面......”
太晚了,克利切的话音未落,我却早已冲到了最前边。透过稀疏的草木,眼前的景象使我愣在原地,双脚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一步也挪不开。
河水里,一个非洲姑娘在!洗!澡!
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在水中慌乱不知所措。她和我对视着,黑黝黝的脸庞逐渐变得黑红黑红的。(......)
“啊!——”她爆发出一声惊天大尖叫。
“呃...那个......”我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想解释清楚,“不好意思啊小姐,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呃......洗澡。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先走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还不快跑!磨磨唧唧废话什么?”奈布咬牙切齿,一把扯过我疯狂跑路。
我这才发现,我们被一群凶狠野蛮的非洲原住民包围了。
他们毫不费力,轻而易举把我们三人押回他们的部落。
一路上,克利切都在骂骂咧咧。
“Lucky你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都不知道停一下。”
“还有你,奈布!你为什么不拉住他?”
我委屈极了,“怎么能怪我呢?我又不知道有人在那儿洗澡啊。更何况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好了!都别吵了!”奈布没好气的打断我们,“与其现在吵架,不如先想想一会儿怎么脱身。”

脱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们三人被五花大绑成了三只粽子,送到部落酋长面前。
“原来就是你们偷看我女儿洗澡。”他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们一眼,“我的女儿如此尊贵,你们真是胆大包天。”
“酋长,我们不是故意要......”奈布还算冷静,想解释这场误会,却被毫不留情的打断,“我不管你们是否是有心的,但是既然看到了,你们就要付出代价。”酋长面无表情转向奈布,问他,“说吧,你想死还是想被弹JJ?”
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酋长不是变态吧。
“怎么了?难道我忘记发音了吗...没错啊,就是这么说的,嗯,弹JJ。”酋长思索了片刻,“快说啊年轻人?想死还是想被弹JJ?”
“我想被弹JJ!”奈布回答的很果断,没有一丝一毫害怕的样子,他还回过头安慰我们,“没事的,我先去试试水。你们别担心。”随后他压低声音,嘴角绽开一抹温柔的微笑。“玛尔塔还在等我回去呢,弹就弹吧!”
于是他被拖下去了。
我的同伴奈布·萨贝达,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正午,被部落族人弹JJ50下,惨叫声让我和克利切都感到一丝蛋疼。
“好了,那么......第二个年轻人。”酋长看向克利切,“你呢,你想死还是想被弹JJ?”
“弹JJ。”克利切握紧双拳,“好死不如赖活。再说了,不就那么多下吗,还能跟老子弹坏咋地。我要活着回去找我的艾玛小姐!”
于是,他也被拖下去了。
我的同伴克利切·皮尔森,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正午,被部落族人弹JJ100下,惨叫声不绝于耳,及其恐怖刺耳。
更糟糕的是,他的JJ好像已经废了......
“嗯......该你选择了,第三个年轻人。”酋长的微笑在我看来,已经有了七八分变态的意味。明明此时阳光明媚,但我却觉得仿佛身处寒冬腊月。
我真的很犹豫,奈布和克利切都很痛苦的样子,特别是克利切,东西都坏掉了。而且我又不像他们那样,有牵挂的人。要不选择死吧,赌一把,也许会出现奇迹!
更重要的是,没有那么痛苦啊。
“我选死!”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壮烈的对酋长说。
酋长看着我良久,满意的点点头,“真是一个勇气可嘉的年轻人啊。”哇,被夸奖了。他会放我一条生路吗?他该不会一激动把女儿许配给我吧。
“拉下去。”嗯?这打开方式不对啊,他不是很欣赏我吗?
“弹JJ弹到死。”
我居然被套路了!
我也被拖了下去。

我是一个幸运儿,大家都叫我Lucky。但是很明显,在非洲酋长面前,我并不幸运。这是为什么呢?
在失去知觉的的最后一刻,我真的很后悔来到非洲。


通常七宗罪是指:暴食、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骄傲。剩下的两大罪呢?也许是爱与被爱。如果爱与被爱是原罪,你我都是罪人。

【佣空写手交流群活动】十年

起名羸弱...这不能怪我
白嫖佣空三十年,今天终于发文了欧耶∠( ᐛ 」∠)_


关键词:十年前的怪谈 看不清脸的男人 雨天


暴雨,特大暴雨。
暴雨蔓延了整个伦敦。
不知是不是因为恶劣天气的缘故,电路出现了故障。玛尔塔百无聊赖,借着烛光数着窗玻璃上的雨珠。耳边传来不远处威斯敏斯特的钟声,不疾不徐,十二下。
都这么晚了,应该没有客人了吧。
战争已经结束了很多年,玛尔塔开了一家小小的民宿。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听起他们讲各类奇闻逸事;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听听唱片、看看小说。只是有些时候,她总会觉得这种生活少了什么,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好。
透过雨水氤氲的雾气,依稀可见一个男人从对街朝这边走来。他头戴兜帽,没有打伞。
他是要来避雨吗。
下一秒,门上清脆的铃铛声证实了玛尔塔的猜想。
“不好意思打扰到您,小姐。”男人站在门边,烛光昏暗,他的面孔漫漶在黑暗里,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我等雨停了便走。”
“好的,请自便,先生。”玛尔塔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拿了毛巾,回到柜台里。
男人用毛巾随意的擦了擦头发,确认过身上不再滴水后,小心地坐下来。
“先生为何要在这种天气出门呢?”玛尔塔忍不住开口问。
“......因为要找人,小姐。”他顿了顿,“叫我奈布就好。”
“好的,奈布。”
“嗯。”他简洁的回应。
玛尔塔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你要找的人,对你很重要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我在这里做生意也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他终于抬起头,似是定定地看向她。“啊...是我失礼了。当我没问吧,奈布。”她后知后觉,讪讪笑了。
“没有关系。”他突然开口,嗓音低沉,“谢谢你在雨夜招待我。我给你讲一个十年前的故事,其实更多人愿意称作怪谈。”
“愿闻其详。”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雇佣兵。战火蔓延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我当时就职于相对安全的后方,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人。
军队里有女人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但是她不一样,她不是护士,也不是机械工,而是一名真正的军人。这就让人刮目相看了。一次偶然的契机,我和她交谈了几句,得知她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名地勤。但她似乎不太满意这份职位,她想成为飞行员。她那时候和我抱怨了很多,说每日一成不变地勤工作有多么无聊。”他似乎是回想到当年的场景,无奈的摇摇头。
“后来,我经常可以碰到她。她成为了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虽然我们每天在一起时间并不长,但是我能感受到她是理解我的。
我虽然是一个士兵,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厌恶战争。但是如果不是战争,我遇不到她,也许这辈子都不会遇到。在那种艰苦的条件下,我看着她的眼睛,身心都能平静下来。我不知道小姐能不能理解这种感受——周围的一切都纷乱不堪,战火随时可能进一步蔓延,危机四伏,我几乎丧失了自己的一切,可偏偏就在这里,在她面前,我却突然感觉到了圆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说出去简直就是笑话。”
玛尔塔点点头,窗外的雨势似乎有减小的趋势,“我没有过这种感受,但我可以理解。后来呢?”
“后来,后来敌军攻势越来越猛,她同她的战友都要赴前线,飞行员伤亡数量很多,所以她可以如愿以偿驾驶战机了。她出发前的最后一晚上,和我一起抽了烟,期间她只和我说了一句话,'等我回来.'
但是我没有等到她回来,人们都说她已经死了。可是我不相信。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我问过她的战友,她当时的战机失事坠毁,没有找到她的遗体。我就找到了她的战机坠落的地方,问了很多当地人,没有人看到过她。在她的故乡,有人告诉我,她的家本该空无一人的,但在每个月末的夜里,会亮起诡异的灯光,第二天又没看到和往常有什么不同。他们都说那是她魂归故土了。
我没办法相信他们的话。我相信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只是我没有发现。人们之所以把这些叫做怪谈,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她死了,但我更喜欢把这称为故事,一个还没有完结的故事。”


“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玛尔塔的声音已经染上一丝丝颤抖。
他突然站起身,“雨下小了,我该走了。谢谢款待。”说着就拉开门。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他握住门的手顿住了。
“玛尔塔,小姐。”他带好自己的兜帽,渐渐融入黑暗中,“她叫玛尔塔·贝坦菲尔。”

听清名字的那一瞬间,她很想努力睁开眼睛,但身体很沉很沉,没有一丝一毫力气,像是做了一个万里长梦,只能任凭泪水肆意淌出眼眶,任凭自己被难以言表的悲伤湮没。丢失的记忆如同潮水纷纷涌现,她终于知道生活里少了哪一块部分。
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
暴雨不知何时停了,民宿一片寂静。毛巾、水杯都整齐的放在壁橱里。地面干净整洁,没有水渍。不久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她也分不清。
只是柜台上,多了一张小小的纸条。也许是被水打湿过,内容有些模糊。
纸上的字迹,龙飞凤舞,十分潦草,像是主人迫不及待。
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玛尔塔,我来找你了。”

【前机】Wait a minute(2)

现代高中paro
ooc预警
这一篇鸽了好久啊,自杀_(:_」∠)_


容我多废话几句…这篇文是我听歌的时候听激动了的产物,所以没有什么梗,人物刻画的也emmm 可能也没啥文学含量吧,文笔也不咋地,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开心就好啦。



不好的感觉在放学时分得到了应验。

特蕾西在医务室修养的差不多了以后,在艾玛的陪伴下打算回家。谁知刚打开门,就看见威廉的身躯像一堵墙一样“竖”在了自己面前。

“请...请等一下,列兹尼克同学!我是威廉·艾利斯。”看到她出来,威廉的身子瞬间绷紧,紧张得咽了口唾沫,舌头不知怎么的也开始打结了。他猛地朝她鞠了一躬,“今天让你受伤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不仅如此,我还误认为你是男生才做出把你扛来医务室这种粗鲁愚蠢的行为。请列兹尼克同学原谅我!”

D5高中的医务室就在校门和教学楼之间,是学生们放学的必经之处,威廉真诚的大嗓门让不少准备回家的学生纷纷侧面,相互议论。全校出了名的“问题学生”小疯子裘克甚至在经过的时候拍了拍威廉的肩,“可以啊小伙子,把妹很有一套嘛!看好你啊!”

“你在胡说什么,我才没有!”威廉转过身,飞起一脚就踢朝裘克的屁股踢去,全然不顾自己在特蕾西面前的形象了,“你这样对列兹尼克同学是很失礼的。”

裘克嬉皮笑脸的躲开了他的攻击,做了个鬼脸一溜烟儿跑开了。

“哈哈哈哈哈,这个裘克还是这么皮,希望列兹尼克同学没有计较这件事......”威廉松了口气,企图用笑声来掩盖尴尬,“......诶?人呢?”

他转过身,身后却已空无一人。


另一边,学校侧街上,一个娇小的人儿撑着树干不住的喘着粗气。

“那个裘克真是的,什么玩笑都开,也不会看看场合。”艾玛在一旁抚着特蕾西的背帮她顺气,默默吐槽。“不过话说回来,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你跑这么快了,你刚才简直比运动会接力赛那会儿跑得还快呐。”

特蕾西稍稍缓过来,一脸严肃,“形势严峻,那种紧要关头,当然是跑得越快越好了,要不然老脸都丢光了。”

艾玛:“......”

特蕾西生性温和腼腆,平日里没课的时候会一个人泡在实验室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抛头露面”过,本就脸皮薄的她哪里受得了众人这样赤裸裸的目光洗礼和裘克的玩笑?所以干脆选择跑路当鸵鸟。

至于艾利斯同学的事情,看来只能再找机会处理了。

一阵眩晕感毫无预兆的袭来,她连忙扶住树干,难受的闭上眼睛试图减轻这种感觉。“该死,我忘记我脑震荡了......”

艾玛赶忙扶住她,“你别吓我啊,你真的没事吗。你跑那么拼命干嘛啦,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艾玛。”她直起身子,随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碎发,“我慢慢走回去没问题的,刚才只是跑的太急了。”

“是吗,那你路上小心啊,我先走咯!”艾玛将信将疑。

此时天色渐暗,街灯亮起,公交车时不时轰鸣而过。特蕾西一个人慢慢走在路上,微微眯起眼,不禁回想起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一切。

真混乱,像一场闹剧。她瘪了瘪嘴角。

堂堂花季少女被猛男当众扛走,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不,根本原因是,那个前锋太迟钝了,就是一傻大个。居然还能把她当作是男孩?邀请她加俱乐部?练成他那样?她短发她平胸她羸弱她招谁惹谁了啊!她心生郁结,暗自腹诽。不过......她也不是感受不到她受伤时他的关心和慌乱,有肢体接触时也很轻柔,和他的外表体格完全相反。

他好像长得很高,她回忆着,自己好像只能勉强到他的肩膀那儿。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因为穿着球衣的缘故显得更加肩宽腰窄,裸露在外的小腿肌肉有力修长,有种说不出的阳光和性...性感。抛开他的榆木脑袋来说,也不差嘛。

“天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机车的鸣笛声瞬间把她拉回现实,她甩甩头抛下这些纷杂的念头。

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再右转,就是家了。

【前机】七夕特别篇——这是一篇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段子(二)

我爱沙雕文(手动狗头)
祝各位小可爱七夕快乐~
私设小小特是小学森一枚~
ooc预警


我是小小特。我的爸爸是前锋,妈妈是机械师。
人人都说,我长得很像妈妈。爸爸喜欢叫妈妈小特,就自然而然叫我小小特。

最近我有点儿不开心。你问为什么呀?因为情人节要到了呗。

每年这个时候,我!小小特!都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

比如,爸爸会在情人节这一天,给妈妈准备特别多礼物,而妈妈每次都会开心的跟个小朋友一样。这些礼物,没我的份。(保持微笑.jpg)

再比如...就比方说现在吧,你看看他们俩!为什么要腻歪在一起看电视啊,我爸真的好像一个大狼狗一样靠在妈妈身上,看个电视为什么要这!样!还不许我换台,说好的写完作业就可以看电视都是骗!人!的!(情绪逐渐激动.jpg)

其实,前面的都无关紧要,我从一出生睁眼开始就饱受他们俩秀恩爱的折磨活到现在,这些我都可以忍。最最过分的是!他们每年情人节,都要把我寄养在黛儿小姐家,第二天再把我接回来!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要不干脆和傀儡娃娃一起搬出去过算了?!(激动到模糊.jpg)

你说我活的容易吗。

爸爸妈妈那么喜欢二人世界为什么还要生我啊呜呜呜。

爸爸还是爱妈妈多啊。

既生小特何生小小特。(抹泪)

不行,今年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我要去找爸爸,让我今年过十次儿童节╭(╯^╰)╮

Wait a minute(1)

第五人格同人 前机 微量社园
现代高中paro
ooc预警
上午听了一首超甜的歌,甜到想恋爱的那种~感觉和前机cp很搭,就开了个坑www

“好球!”
球场上的欢呼猛的将特蕾西从自己的世界中拉出来。比赛结束了,威廉所在的球队赢的毫无悬念。即使她所在的看台离赛场很远,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被队友围在中间的那个体格健壮的熟悉身影。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她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时,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她和威廉的相识要追溯到一个月前。

那天傍晚,她毫不情愿的被同桌艾玛叫到楼下去看拉格比足球队员训练,准确地来说,是陪她去看克利切那只臭猴子,也不知道艾玛到底喜欢他哪一点。但是两人视线相遇时的眼神,又是那么火热......

恋爱真是一个恐怖的事情……特蕾西在一旁看着,感到不寒而栗,默默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球砸到了。是的,而且砸到了脑门儿。
肇事者似乎是想弥补,让球不伤到她,飞身过来扑救,但是球的速度远比他快,扑了个空气。特蕾西刚刚被球砸的七晕八素,又被整个压倒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特蕾西觉得自己要一命呜呼了。
身上的人连忙爬起来低头看她,高大的身躯将特蕾西整个罩在影子里,“你没事吧,同学?”
她模糊的视线好不容易慢慢变清晰,逆光中,一个黝黑黝黑(...)的焦急脸庞映入眼帘。
“我......唔...”她挣扎着要坐起来,却感到一阵眩晕,四肢也一点力气也没有,又倒了下去。
“这还要问吗,她被砸成这样肯定有事啊!”艾玛愤怒的声音传来。
“真的不好意思,我送你去医务室啊同学!”他摘下头盔,露出一头脏辫。特蕾西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子一轻,稳稳地落在他的肩上。不顾艾玛在一旁的惊呼,他就脚底生风似的朝医务室方向狂奔。
“....哎!等一下啊……”瘦小的特蕾西在他的肩膀上就像一袋米,屁股朝前头朝下,视野中是飞速离自己远去的地面。这样的颠簸让她更难受了,脑中又是一阵眩晕,她用尽全力拍打他的肩膀,“你...你能不能改用背的,我要吐了……”
“啊?别担心,马上就到了!你不会有事的!”扛着她的人明显没听清楚她微弱的请求,脚步丝毫不停。“不过,像你这样瘦弱的男同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要不要加入我们拉格比足球俱乐部?保证给你训练成我这样!”

什么?男同学?
特蕾西无力的闭上眼,再也忍不住胸腔中的恶心,哇的吐了出来。
我特蕾西就是死,也不会再看一眼拉格比足球!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特蕾西想到。

威廉·艾利斯万万没想到,他把人砸出了脑震荡。
他也没想到,他会被患者的朋友艾玛骂了个狗血淋头,自家兄弟还在旁边添油加醋!
但是但是,他最没有想到的是,被他砸的人是一小姑娘!还是出了名的学霸。回想了一下自己对她说的话,啊——太失礼了!
回想了一下她倒在地上苍白的肤色、扛在肩上肌肤柔软的触感还有轻飘飘的重量,再蠢的人都不会当作是男生吧!威廉顿时觉得自己没救了,整天和球队里的大老粗们混在一起,都变的这么迟钝了。(你自己钢筋直男啊不要怪人家!)
医务室门口,威廉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一旁的克利切抬眼瞅瞅他一脸纠结的表情,安慰道,“别愁眉苦脸啦老兄,好好和她道个歉,弥补弥补,人家说不定会原谅你的。”
“那你说怎么弥补嘛!要是个男生还好,我都没想到她是女孩子。”威廉委屈巴巴的挠头,“你不是很会和女生相处的嘛,帮我想想办法呗。”
克利切摸了摸下巴,凑近威廉,“我知道了,要不你先这样......然后再这样......最后那样......就可以了!”
威廉一脸凝重,点点头,“我觉得行。”

正在医务室闭目养神的特蕾西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种不好的感觉……疑惑。